长沙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姿态优雅的黑猫白色的别墅陈旧生锈的铁门推

时间:2020-02-20 来源网站:长沙汽车网
姿态优雅的黑猫、白色的别墅、陈旧生锈的铁门……推开门,门后面是……
“铛____”洁白的墙面上,古老的石英钟发出沉闷的响声。此时,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睡在美人靠里的张旭猛然睁开那有着极其浓密睫毛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墙上的石英钟。安静的空气里,唯有秒针滴答滴答走动的响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揉了揉酸涩的双眼,掀开盖在身上的外套,起身站了起来。
透过玻璃门看着黑夜里不停闪烁的霓虹,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做同一个梦。姿态优雅的黑猫,白色的别墅,陈旧生锈的铁门……可是,门的后面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行人已然不多,只有呼啸而过的车辆和三三两两的情侣在路边瞎逛荡。
最近的生意貌似不怎么好呢。张旭低低叹了口气,速度地关门上锁,然后去了隔壁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提了几桶泡面和几瓶矿泉水,慢悠悠地继续往前走。
二十三岁的张旭是一个职业摄影师,在繁华热闹的商业街路口他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影楼。
半年前,他从寒冷的北方来到这个温暖的南国小城,用他手里为数不多的资金,开了一家名为“三生”的影楼。
做为老板的他完全可以做一个甩手掌柜,将那些琐碎的事交给助理悠悠打理的。而他没有,这三个月他和所有的打工族一样,朝九晚五的上班下班,把他全部的精力都投放到了影楼,只希望影楼能尽快步上正轨。
十几分钟的路程,张旭硬是花了半个小时才慢悠悠地回到小区。其实他并非是一个拖踏的人,只是觉得一个人的公寓太冷清了,所以他情愿在影楼磨蹭到十一二点才下班。
小区七楼最左边的玻璃窗散发着暗红色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明亮。张旭习惯性的抬头望着那耀眼的红色,止步不前。
那个有着暗红色灯光的窗户是在他搬进小区之后的某一天亮起来的。一开始,他还是觉得奇怪的,后来时间久了他也就见怪不怪了。做为一个专业摄影师,张旭他有足够的想象力。
红色的灯光总会让人更有想象力,从而联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红色的灯光下,满室蒸腾的水气里,一个罗裳半解的美人正对镜梳妆,而地上还有一只姿态优雅的黑猫正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的主人……
猫?黑猫?
一阵凉风吹来,张旭陡然一惊,莫名的手心竟生出一丝汗来,抬头看了一眼暗红色的窗户拔腿就跑。他想他肯定是被那个莫名其妙的梦给祸害了,导致他现在神经衰弱,居然会想到那只……姿态优雅的黑猫,真是疯了。
提着刚买的东西一口气奔上三楼,张旭才后知后觉地低咒一声见鬼。平复了一下因剧烈运动而起伏的气息,这才麻利地掏出钥匙转动门把开锁。
探进屋子里的身子下意识又退了出来,张旭看了一眼高高挂在门上的门牌号。这是他的家,没错啊,可是为什么对面的沙发上会卷缩着一个身影还有桌子上的饭菜又是怎么回事?他不记得他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妈何时说过会过来啊?
“嗨。”褐色的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拉开,是一个穿着白色T恤衫和牛仔裤的少年,他手足无措地看着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张旭,“你……你回来了?”
张旭一愣,看着这个凭空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少年点点头,侧身进了屋子。
看了一眼桌子上早已冷掉的三菜一汤,再看看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少年,张旭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问得有些小心翼翼,“这是……你做的?”
“嗯。”少年乖巧地点点头,他大概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自己,“那个……我叫欧阳倩……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他掏出身份证递给张旭。


姓名:欧阳倩。年龄:二十岁。来自遥远的Z城。
张旭将身份证还给欧阳倩,趁欧阳倩伸手接身份证时他飞快地扫过他略显稚嫩的脸庞。然后满意地点点头,果然和身份证上面是同一个人。
张旭将手里的泡面和水提进厨房,不一会儿便端了两只水杯出来,看了一眼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欧阳倩,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他。
“那个……欧阳倩,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吗?”说真的,张旭对欧阳倩是打心底的不放心,若是眼前这个看似乖巧的少年其实是一个不良的少年,那他岂不是引狼入室。
欧阳倩抱着水杯,眼神无辜地看着张旭,“你忘了锁门……”
欧阳倩答得理所当然,张旭却是变了脸,他张了张口,基于有过前科的他无法反驳。
张旭尴尬地扒了扒头发,看着一眼低垂着头颅的欧阳倩,语气甚是无奈,“可这是我的家啊!”
“可是……我没有地方去,我表哥出差了,我联系不上他……”欧阳倩的声音此时细微得仿佛是被遗弃的小动物,怯生生的。
张旭震惊地看着欧阳倩,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你就来了我家?”
欧阳倩微微低下头,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声音好似随时会破碎的琉璃,“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张旭一时惊诧得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可是……再怎么说,也不能擅自的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来到他的家啊。
“嗯。”欧阳倩轻声应了一声,连忙从裤兜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团塞给张旭手里。
张旭错愕地看了欧阳倩一眼,将那花花绿绿的纸团打开,赫然是三张一百元和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除此之外还有几张零碎的十元纸币和几个硬币,一共是三百八十五块钱。
“你……”张旭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把我身上的钱都给你,就当我住在这里的房租……”欧阳倩飞快地打断张旭的话,让人没有拒绝的余地。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张旭手里那些少得可怜的人民币,又有些不安地后退了几步,“我……我就只有这么多钱了……”
张旭看着自己手里那为数不多的人民币,心情有些复杂。他并不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可是此刻他却有丝丝动摇,好像在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留下他,留下那个叫欧阳倩的少年。事实上,他完全顺从了自己的心意,站起身从餐桌的另一边走到欧阳倩的面前,将手里的钱放在欧阳倩的手里。
“这些钱我不能要……”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后半句在看到欧阳倩那“泫然欲泣”的眼神后,立刻放软了有些僵硬的表情,露出一个大大的而又温暖的笑容,“但是,你还是可以住在这里,一直住到你表哥回来为止。”
所谓的天堂与地狱只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尤其是在清楚地看见少年由不安害怕到欣喜雀跃的丰富表情之后,张旭顿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豪迈之情。
餐桌上早已冷掉的饭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张旭食指大动,伸手夹起一条肉丝送进嘴里,细细咀嚼。嗯,肉丝外脆内润,口感滑嫩,比他做的好吃多了。没想到这个看似乖巧柔弱的少年居然会有与五星级厨师媲美的厨艺,这大大的出乎张旭的意料。看来,留下他并非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能好好满足自己的胃。
“那个欧阳倩,任何事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答应你住下来,但是你得负责我的一日三餐,因为那该死的泡面我已经受够了。”张旭以为欧阳倩会拒绝,但他没想到欧阳倩只是对着自己眨眨眼睛便端着冷掉的饭菜进了厨房。毕竟,他的理由是如此的冠冕而又堂皇。
张旭斜着身子倚在门边,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有片刻的失神。他居然会觉得此时此刻的情景竟是如此温馨、舒服……
“嗨。”欧阳倩对着发呆的张旭招招手,“可以吃饭了。”
抛开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张旭毫不客气的开始大快朵颐。
等到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已然是凌晨两点钟了。张旭很是尽职的领着欧阳倩去了他隔壁的客房。


漆黑如墨的夜下着倾盆大雨。
透过白花花的雨幕,闪电和黑云龟裂天空,望不见任何一颗星星,月亮却是分外的妖异明亮。
欧美式风格的白色别墅毅然矗立在满是盛开薇蔷花小路的尽头。黑色的双页雕花大门缓缓打开,犹如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
明亮的月光透过天窗落在别墅的各个角落,光滑如镜的地板映衬着张旭惨白的脸。一眼望不见尽头的走廊里,黑猫步调优雅的带着张旭往前走。
空气里,张旭的呼吸有些急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是觉得莫名的恐慌。他想要逃离,可他的双脚却好像是脱离了他的意识一般不听使唤,只能一步一步地跟着步调优雅的黑猫继续往前走。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陈旧生锈的铁门,张旭透过缝隙隐隐看见门里散发着势要破门而出的红色灯光,整个人受蛊惑一般伸出手推开门。
喵呜……猛然,黑猫凄厉地叫了一声。张旭回头,只见黑猫的周身都笼罩着一团血色的雾气,红色的雾气像蔓藤一样将黑猫紧紧地裹住,越缠越紧。渐渐的,黑猫停止挣扎,嘶叫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地上只留下一滩暗红色的血迹。
冷汗顺着张旭的额头滴下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恐怖的情景。他迈动着双脚想要逃离,却见红色的雾气餍足的像一只乖巧的猫儿一样慢慢凝聚在半空中,慢慢地幻化成一个模糊的影子,随着影子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最后赫然是一个穿着T恤衫的少年,当少年慢慢转过身子,露出那张秀气的脸......张旭瞳孔攸地一收,他没有想到那张脸竟然是如此熟悉——欧阳倩!
张旭......
空灵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张旭猛然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而又秀气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现实与梦境的重合让张旭有些恍惚。欧阳倩放大的脸近在眼前,他能清楚的看见他眼里浓浓的担忧和他脸上细小的毛囊,张旭在心底叹气,如此真实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他梦里那团血雾的化身。
“你……还好吗?”欧阳倩的脸色苍白,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发着呆的张旭有些惴惴不安。
“……没事。”张旭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露出尴尬而又无比难看的笑容。他只是觉得自己变得如此矫情了,竟然会因为一个梦而大惊小怪。
“嗨。”只见欧阳倩软软的应了一声便转身出去,张旭有些目瞪口呆。有这样安慰人的么?什么话都不说一句就转身出去的人……真是……另类啊。
就在张旭看着大大打开的门发呆的时候,欧阳倩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伸手递给他,“给你。”
张旭也不客气,接过杯子就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半下肚。
静谧的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张旭深吸一口气心里是说不出的满足。他抬头看着站在床头一动不动的欧阳倩有一瞬间的失神,许是因为光线的缘故,他清清楚楚的看见少年柔软的表情和那几乎透明的肌肤。
“欧阳倩,谢谢你。”张旭抬头,说的无比真诚。
“……啊。”欧阳倩茫然的应了一声,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先出去了,你还是早点睡觉吧。”
张旭点点头,他看着被欧阳倩轻轻合上的门,再看看手中残留余温的半杯牛奶,摇头失笑一声便把剩下的半杯牛奶全部喝下肚子里。然后关掉台灯,继续睡觉。
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下来,给洁白光滑的地板渡上一层圣洁的光芒,神圣而不可侵犯。
门外,欧阳倩苍白着脸色整个人无力地依靠在墙壁上,半瞌的眼睛在看见门缝的灯光消失之后才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床头的橘色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欧阳倩背靠着门看着和张旭房间几乎是一模一样布局的卧室,微微皱了皱眉头。一模一样的布局也就难怪尼可可以冲破界结,进入他的梦里。
柔和的灯光下,欧阳倩慢慢伸出右手,紧握着的拳头缓缓打开,白皙修长的手指犹如一朵缓缓盛开的花朵。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莹白如玉的手里有一团黑色的类似于胎记的东西紧紧贴在手心里。
“尼可。”欧阳倩张了张嘴,手心里的黑色胎记竟然慢慢淡化开来在他手心上方凝聚成一团黑色的雾气。只见黑色的雾气越聚越多,最后慢慢飘落在他的脚边,紧接着一阵白光闪过伴随着一声猫叫声,在他的脚边赫然多了一只全身漆黑的黑猫。
“尼可。”欧阳倩蹲下身子,看着匍俯在自己脚边的黑猫,伸手抚摸着它柔顺的颈毛,“他是一个好人,我不允许你伤害他。从今天开始你就乖乖地待在这屋子里,哪里也不许去,否则……”他眯了眯眼睛,白皙修长的手指猛然一挥将尼可扫出半丈远。尼可惨叫一声,瞪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可怜巴巴看着慢慢站起来的欧阳倩,“你就真的该下地狱了。”
喵呜……尼可似懂非懂地叫了一声,纵身一跃跳进欧阳倩的怀里。
欧阳倩抱着尼可坐在床头,白皙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它柔软的毛发,紧接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因为他必须得心甘情愿的帮我们啊,那样我们才可以解脱啊。”
喵呜,喵呜……尼可摇着尾巴,凄凄地叫着……


张旭揉了揉红肿的半边脸,复杂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神色哀凄的曾以浔,在心底悄悄地叹了口气。并为其递上一杯味道香郁的咖啡。
半个小时前,在他准时下班回家的路上经过漆黑昏暗的小巷子时遇见了一件并不怎么光明的事和人。虽然他不是英雄,但基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屠”的说法,他以双拳敌四手之姿成功的打跑了那两个小混混,解救了那个满身酒气,衣裳凌乱的姑娘。虽然很不幸的被打伤了脸,疼痛之余却也觉得万分庆幸自己一开始没有调头走掉,否则占据明天娱乐头条的就该是某某明星于昨晚某某地方被xxoo了。

共 0055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主人公张旭的一个梦境展开,用倒叙的方法,回忆一个突然离奇来到张旭家的“不速之客”欧阳倩为故事的起源和线索,引发的一桩桩曲折而扑朔迷离、诡异离奇的故事。白色的别墅,七楼靠左的窗户透着红色的光,一只姿态优雅的黑猫,生锈的门锁,总是萦绕在张旭的脑海里。之后莫名其妙进到张旭家的欧阳倩,他的一些怪诞的言行,以及围绕他发生的一系列离奇的事情,推动着故事的发展,高潮迭起,引人入胜。小说构思巧妙,架构合理,故事曲折,情节跌宕起伏,读之令人惊悚,有聊斋的意味,文章首尾相应。小说描写刻画细致,文笔流畅自然,风格独特,语言极尽想象,体现出作者深厚扎实的文学与写作功底,对小说写作艺术的精到之处。拜读欣赏佳作!欣赏学习!倾情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问候作者!【编辑:碧潭飘雪】
1 楼 文友: 2017-02-14 22:24:06 感谢赐稿风恋碧潭!辛苦了!问好作者,遥祝春安文祺,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7-02-14 22:26: 4 小说构思巧妙,架构合理,故事曲折,情节跌宕起伏,读之令人惊悚,有聊斋的意味,描写刻画细致,文笔流畅自然,风格独特,语言极尽想象,体现出作者深厚扎实的文学与写作功底,对小说写作艺术的精到之处。拜读欣赏佳作!
 楼 文友: 2017-02-14 22:29:06 欢迎继续赐稿风恋碧潭,风恋有您更精彩!期待更多佳作呈现!再次问好作者春安,文丰笔健!
5 楼 文友: 2017-0 -07 12: 2:54 感谢老师赐稿!辛苦了!一杯清茶奉上!问好春安文祺,祝创编愉快!
6 楼 文友: 2017-0 -07 12: :19 以后多多向老师学习!武汉男科医院地址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三诺血糖仪准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