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木纹鸿元至尊第93章逆杀

时间:2020-09-29 来源网站:长沙汽车网

鸿元至尊 第93章逆杀

鲁西悄然盯上了张显。

鲁西也极为狡诈,他这一招的确蒙蔽了张显。

其实张显也是太过自信。

傲因一顿乱石砸下,好在罗利早就让人收拾的差不多了,伤员帐篷等都送到海边,傲因一出现,罗利招呼人撤退,只有几个倒霉蛋受了点擦伤。

“二狗子前面带路,沿海边奔那个方向,那边有座石桥,过了石桥便是陆地,我就是从那边过来的。”

罗睺指点给二狗子,也是告诉大家那边是通往大陆地方。

“宗主你”

见大家都走了,而罗睺却背手伫立在那没有走的意思,罗利知道他要阻击傲因,为他们撤离争取时间,可想到傲因的厉害,很是担心的急忙跑过来道。

“那些异兽很凶残,伤不到,打不死,宗主千万小心。”

“恩,知道了,你们先走吧。”

“这好吧。”

罗利没走多远,忽然被身后一阵重物落地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饶是他够冷静也震撼了。

“宗主”

罗利想叫罗睺一起走,因为他真的被傲因的举动吓到了,这十几头傲因就那么从十几丈高的陡崖上滚落下来。

罗利吓到了,罗睺也被吓了一跳,因为这帮家伙落地后,只发出轻微的闷哼声,然后一挺身就站了起来,长舌卷起石块抛向罗睺。

十几块磨盘大的石头砸向罗睺,光声势就够骇人的了。

罗睺急速向后退,虽然这十几块石头对他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可他也不愿意硬去接。

“轰隆隆‘

尘土飞扬,罗睺一挥袖将灰土吹散,然后

然后罗睺瞪大了眼睛脸色也变了,十几条带着腥臭的鞭状物向他袭来,快如闪电。

罗睺哪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慌忙拔出地阙剑;地龙翻身,地动山摇。

两招刚刚领会的地阙剑术用了出来。

“叮叮当当”

一阵密集的镔铁相撞的声传来,罗睺惊骇的一边后撤、一边抖着被震得麻木手臂。

“这是什么怪物”

罗睺不淡定了,他虽然知道有傲因这样的凶兽,但是没接触过。

哪想今天遇到了,却直接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其实罗睺哪明白,这些个原本被列为凶兽的傲因,现在产生了异变,也就是说血脉有些觉醒了。

罗睺再不敢托大,小心应对,等终于看不见了罗利他们,于是虚晃一剑,转身就跑,傲因怒吼着随后就追。

傲因不是杀不死,而是大多数人不了解它,找不到它的弱点,所以强如罗睺这样的高手,遭遇后也是无奈选择逃避。

张显悄然接近那一组,就在他要出手猎杀时,猛然感觉到身后有异状。

毫不犹豫的一式登天梯,瞬移般飞窜两丈余高的树干上,接着脚蹬树干,一式横渡天河,人已从前面五人头顶越过,在越过五人后老猿坠枝,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在空中横移过程中,突然坠落,堪堪要落到地上时,挥剑一式凛冽秋风,毫不停滞的一晃身形,仙踪难觅,原地只留下几个残影,本体却没了踪迹。

紧跟张显身后,堪堪就要袭击得手鲁西五人,被张显这一套兔起鹤落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惊呆了。

追击到树干上一位圣师,一愣神,噗通摔落下来。

“哧哧”

那一组倒霉蛋被张显顺手解决,张显走了个没影,他们身上的剑伤才开始喷射热血。

喷血声惊醒了鲁西,急忙上前查看,一看五人的惨状,更让他对张显产生了恐惧感。

这五人就像被飓风肆虐过一般,身上数不清的纵横交错的剑伤向外喷血,而这五人好像没感觉自己被伤过一般,都傻呆呆看着前方,这时有附近听到动静的人赶过来。

“洛熙你你”

有人认出五人中的圣师,焦急的想上前为他止血。

“呃咳咳李玉小心他不是人是魔鬼噗”

洛熙满眼惊恐之色,一只手艰难的抬起想去抓扶李玉,咳着血喃喃对李玉念叨,终于忍不住一口逆血喷出,眼神一暗,手抓挠了几下,无力的耷拉下来,身体晃动,李玉赶紧去扶,终是晚了一步,‘噗通’洛熙发出一声不可闻的叹息跪伏在地,气绝身亡。

随着洛熙扑倒,另外四人也都随之倒下,血尽人亡。

鲁西李玉等人呆愣着看着死去的五人,一时间这里变得寂静无声。

“啊来人呃”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惊醒了鲁西等人。

“该死的张显,追”恐惧归恐惧,人该围捕还得围捕。

鲁西就不相信,张显一个人还能从他近两百人的围捕中逃出。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会东一会西,一会南一会北,这个树林方园也得有数百亩,鲁西带领几位高手四处奔跑;“呼呼a的,这个张显莫非会分身术?”。

纠缠了半个多时辰,鲁西悲哀的发现,他派进树林围捕张显的人以损失殆尽,一百人二十个五人小组,最后就剩身边不到十人,而且个个带伤,满脸的惊惧之色。

“啪啪李玉,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鲁西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自欺欺人的问身边的李玉。

“宗主,我们先撤出去吧。”

李玉声音止不住颤抖,捂着还在流血的左肩,想起刚才的一幕还心有余悸,要不是执法堂主鬼无常,关键时刻一剑逼退张显,那么他现在以是身首异处了。

“好吧”鲁西最终不得不低下头。

十几人浑身是伤的退出树林,阴悔冰冷毫无情感的眼神盯着鲁西等人。

“对不起,三长老我等无能”

“哼张显人呢?!交给你的可是我等宗门精英弟子,就这么损失殆尽,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抓不到张显,哼哼”

鲁西被阴悔斥责,原本得到奕公青睐,并委任代宗主的喜悦所产生傲气,此刻荡然无存。

可就算他低下高傲的头,心中也是寒意顿生,他比别人要了解阴夔,这次他给阴煞宗损失了近百的弟子,如果抓到了张显,或许阴夔不会惩罚他,可现在是没有抓到张显,那么

鲁西越想越胆寒。

他本就是阴煞宗弟子,也是长老一级的人物,被安插到阴都鬼门卧底。

虽然离开了阴煞宗十几年,可是他对阴煞宗门规还是极为忌讳的。

阴煞宗分为两种弟子,一种就是刚才随他围捕张显那些人,是宗门精心培养的精英,另一种弟子就是阴煞宗神秘的密宗弟子,但是鲁西知道这些密宗弟子的来历,那就是犯了门规,已宣布被处死的弟子组建而成,这些人就是阴尸。

一想到自己被被处罚变成阴尸,鲁西想想就不寒而栗。

“鲁宗主,唉算了,当务之急是必须拿住张显,不然谁都不好过,我们两宗既然是盟友,那么还得继续合作,你们这次也损失了两位堂主,损失也挺大的,不如这样,我带人从外向内压缩尤其现在人工作忙碌,你们居中戒备,一发现张显迅速合围,嘿嘿密宗弟子的能力你们也听说过,这次只要精诚合作,一定能拿下张显。”

阴悔态度忽然转变,让鲁西李玉等一愣。

不过这总归是件好事,几人也没多想,自然都对阴悔恭维起来。

阴悔又派个鲁西几人,替换下几位伤重者,鲁西组成两个五人小组,这五人小组可比先前的强悍多了,清一色圣师高手。

看着鲁西十人小心翼翼的没入森林,阴悔皱眉对身边一位披着黑袍、只露着眼睛的人小声道:“怎么回事?”

“奕公只说阴都鬼门还有上千弟子,必须扶持鲁长老上位。”

“明白了。”

原来是这人到来改变了阴悔的态度。

阴煞宗密宗弟子出手,张显顿感压力颇增,这些阴尸出手都带着一股煞气,这种比死气还具有腐蚀性气息,只要沾染上就如附骨之疽,张显袭杀几人,却也给自己沾染了些麻烦,不得已暂避,寻求突围。

可就在这时,形势巨变,张显


咸阳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忻州治疗白癜风
软肝的药哪种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