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傲世劫第三百九十五章神魔手臂节能

时间:2020-10-27 来源网站:长沙汽车网

傲世劫 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魔手臂

“接下來的比赛,将会是小组内的战斗,无论此时每小组中共有多少人,战斗开始之后,直到每组人数都为少于或等于五人时,赛程就会结束,切记,不得对除去自己这组之外的人做出攻击,那样便将会取消整组的比赛资格,”

残酷,残忍,老者话语还沒能完全说完,众人心中几乎都已浮现出了这两个词汇,任谁都沒想到,伙伴之间的争斗会來的如此之早,完全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但规则毕竟是规则,众人沒有丝毫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向一路走來的伙伴挥去屠刀,

而那最先出手之人,竟是那位魂殿青年,冷酷决断,几乎就在老者说完话之际,他便已将血色魔刀砍向了旁边一人,刀影直逼那人要害部位,凶横异常,

而那人终究始料未及,直接被斩成了两段,甚至上半段还在惊愕的呼救,血水横流,内脏铺地,吓的同组中剩下几位弟子愣在原地,颤抖不已,

魂殿青年,却依然不满的盯着五人,道:“加上我,本组还多一人,你们谁自己下去,不要逼我出手,”青年说着话,竟直接举着血刀指着五人的鼻子,为五人点名,彰显出了嚣张到极点的气焰,

对于剩下五人,都是好不容易才走到这步,怎么可能就凭别人一句话而放弃呢,

不过就在五人面面相觑,难以抉择之际,一道血线忽然间从五人中闪过,历时又有一人成了上下两半,肠子、内脏散落一地,血腥中带着恶臭,而这人竟也沒有在一时间死绝,惊恐与绝望中发出凄厉的呼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看你不爽,”魂殿男子横眉冷对,很是随意的收起血刀,

任性,绝对的任性,这是目睹了这残忍一幕后众人给的一致评价,这人......太任性了,

而由于这人开了这个先河,其他组开始纷纷效仿,出手争夺,让慕凡几人庆幸的是,他们这组中剩下的认输正好的五,倒是不用尴尬向着队友下狠手,真是让几人在心中暗暗爽了一把,

不过此时的那个由第一弟子组成的超级组合,倒是显现出了棘手的问題,

一组中剩下的七位都是第一弟子,且每个人都是代表着自己所在宗门的地位,谁会愿意这样平白无故的放弃,让自己宗门蒙羞,

此一问題出现,着实使得七位第一弟子面露忧愁,而亲眼所见这其中一切的慕凡,倒是有点的诧异,所谓的“第一弟子见面会”到头來怎么会是这种结果,这实在是让众人笑掉大牙的事情,

“喂,你们不会让人家一介小女子主动让位吧,这可有失大丈夫颜面的事情,”勒盈月一脸笑意,毫无焦灼之意,

“这是自然,同时还有独孤兄,乃已是奔着第一前去的,想來不会有人敢挑战吧,”李治一脸阳奉阴违的开口,竟拍起了独孤寒秋的马屁,使得同为斗战宗弟子的慕凡一阵俊脸发热,此人姿态也放的太低了吧,竟想用巴结强者的手段逃过被淘汰掉的命运,

此时,不仅是慕凡,就连极为第一弟子都是嗤之以鼻,更不要说那些旁观者们了,

“斗战宗第一弟子真是个‘可塑之才’啊,”长兴总宗主,寻得机会便是连连起來,道:“真想不到斗战宗会选择这样的弟子为代表,难道说斗战宗就是这样寻求上位的......”

亲眼看到李治的表现,再听到七玄宗宗主这般言语,身为斗战宗宗主的项天,脸色在瞬间变得的阴冷,更是怒气释放而出,如此强者的一怒,顿时使得整片天空都是降温了一般,

进阶着便是看见,项天的手掌猛的排在的身前的桌子上,竟直接将主桌拍成了粉末,还差点将前方一片空间拍成了混沌地带,其猛的站起身來,喝道:“李治,你太让我失望了,如此小事都是这般处理,由此可见在生死攸关之时,你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宗主.......我只是想要宗门有个好的名次而已,你为何要如此动怒,”李治惊慌着问道,

“委曲求全得到的名次有何意义,还不如我宗不参加此次会晤的好,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宗弟子,更不是斗战宗的第一弟子,”

“宗主.......宗主......我......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宗主,”终于,李治在一瞬间变得手足无措起來,整个人都是在颤抖,双目已经沒有了神采:“宗主,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

战台上,李治逐渐的萎靡了下去,项天则是面向众人,厉声道:“现在我宣布,我宗第一弟子名头,将由慕凡担任,”随即面对慕凡道:“慕凡,你记住,就算是输,我们也要输得堂堂正正,就算宗门排名最末,也不需要使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保住名次,”

事情发生的太快,慕凡几乎与众人一样,完全沒能及时反映过來,只是条件的答应了声:“弟子遵命,”而在慕凡的心中,还在为项天发这么大的火找原因呢,

李治已经完全萎靡了下去,实在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怎么会在一瞬间发生如此变故,点击进入:频道 | 官方站任谁都有一种始料未及的感觉,且当众被罢去了第一弟子名讳,实在比直接杀了他还來的凶狠,让他颜面尽数扫地,

“凭什么,凭什么,”忽然,李治如发疯了般,指着项天鼻子叫喊道:“凭什么,凭什么你说换人就换人,我所做一切还不是为了宗门能够有一个好的名次,我又什么错,”

“我已说过,我宗就算是名列最后,也不需要低声下气去获得一个卑微的名次,”项天的怒气并沒有因为李治的态度而加深,

以他现在的心境來说,普通怨气已不能使他动怒,但那些有损宗门颜面之事,他会坚决不允许发生,

已是接近精神错乱的李治,越说越是激动,最后竟直接指着慕凡喊道:“都是因为你,不知道你们之间什么关系,竟用这样的手段抢夺我的‘第一弟子’,我敢说,一定是这样,要不,为什么不让我们用实力抢夺这个位置......”

面对乱咬人的疯狗,慕凡又好气又好笑,是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狗急跳墙吗,

赛事停止了下來,众人皆是神情古怪的盯着这一方地域,不知道如何是好,几位宗门的宗主皆是默不作声,宗门之事,他们不好出面,

原本进行的正常的赛事,竟因为李治多说了一句话而变得凌乱,场地中异常安静,呼吸声清晰可闻,

一众之人无措的看向怒不可遏的项天,再看向浑身都在颤抖的李治,无奈之下,只能再将目光放在主持老者的身上,希望其能想出办法,让骤停的比赛再运行,

“这里是十大宗门会晤的场地,不是出了宗门内部事务的场所,第一弟子选举的问題,等你们回去后再做商谈,接下來,赛程继续......”

“就给他们一个解决此事的机会吧,我倒是要看看项宗主的眼光是不是还一如既往的......差劲,”七玄宗宗主打断了老者的话,

他无非是看着李治比慕凡高出一个境界,想要借李治之手教训慕凡,为弟子与宗门的颜面报仇而已,

于此同时,如果慕凡输了,他就能借此羞辱项天的识人能力,而就算慕凡赢了,对他來说,斗战宗则是少了一个进入决赛的名额,对自己宗门弟子的威胁瞬间降低了一半,何乐而不为呢,

“让他们两个战斗一场......”

“给他们一个解决内部事务的机会,让会晤轻松一下,”

“.......”

在七玄宗宗主怂恿之下,又有几位宗主提出了同样的建议,最后几乎十位宗主都愿意两人一战,无奈之下,主持老者只能退让一步,同意李治用武力质疑慕凡的能力,但只有一招的机会,也就是说两人这是一招定胜负,胜者成为斗战宗第一弟子,败者直接沒有了战斗下去的机会,

对这一场战斗,众人都是将其当做了会晤中的一个插曲,对他们來说沒有任何损失,随即悻然接受,

战台上众参赛者早已退后至两边,为决战的两人腾出了不少场地,

两人分站战台两边,四目相对,杀气凛然,气温骤降,

“出手吧,”慕凡目光凝聚,王兵长剑紧握手中,无尽精气不断涌上长剑,在长剑表面缓缓升腾呼啸,

“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斗战宗的第一弟子,”李治一声愤怒咆哮,周身衣衫无风自动,势之力量疯狂涌动在外,将周遭流动的气流瞬间斩击的凌乱不堪,

“神-魔-臂,”

一声轻喝,无边涌动的精气忽然间汇聚向其右臂,精气汇聚那条手臂一阵剧烈的颤抖,仿佛某件强大的瑰宝苏醒一般,声势惊天动地,紧随其后,就见在其那条手臂之上,竟硬生生生长出密密麻麻的黑色毛发來,密集而粗壮,如同兽爪一般,恐怖异常,

而在这一刻,李治的手臂也是在瞬间暴涨到进百丈大小,充斥整个战台,如同远古金刚的手臂一般,如山如岳,如石如岩,整条手臂释放出让人深深忌惮的威势,

要不是此时战台上众位参赛者都与其境界相差无几,不然早已灰飞烟灭了去,不过就在李治开启这条手臂之上的神力之际,其则更是大小玩家的最大差别所在脸色也是在渐渐变得苍白,足以看出这只神魔手臂需要耗费的精气之力,

宜宾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养气补血
三门峡市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