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br闲来无事

时间:2020-03-30 来源网站:长沙汽车网

  闲来无事,我喜欢 写点儿 ,以前用钢笔,现在用手指。

  冷清的夜晚,我披衣而坐,在电脑前翻看十多年前写的一些 断尾坑文 。像《电话女人》,像《给猫洗澡》,像《告别的》,像《一只狗的追悼》 一篇一篇,虎头蛇尾,肆意东西,欲言又止,杂乱可笑。(这才知道,所谓 才女 不过是身边朋友们善意的谎言。)

 

  ,头疼于给故事里的男女猪脚、配角起名字。我喜欢安妮宝贝里的 林 、 七月 、 暖暖 ,听起来就是些有故事的。唉,喜欢归喜欢,总不至于连名字都要剽窃。于是,我绞尽脑汁想出几个比较满意的名字:苏森、离离、蓬蓬、王小栋。其中,最满意的要数 苏森 。无论老好人、小变态、木讷男、风流鬼、倒霉蛋,它总是首当其冲。(200 ,苏森很忙。)

 

  比如《电话女人》里,男一号就叫 森 。

  森是一个自称很幽默的男人,我给他发认证书,但是我承认他的嗓音的确很有魅力。 怎么称呼?  他很低沉的音调。  叫我LILI。 里里?还是狸狸? 他的声音里能听出一丝笑意。 

   随便!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称呼。因为,他们无法深刻的了解我----他与他们一样,只是我电话里聊天的聊友。寂寞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至少我是一个。大家拼命的把网友也拉进里,也譬如我。我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很俗气的女人,突然对着镜子笑了。我一向很幸运,总是遇到一些自称很英俊或很幽默的男人。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我有义务知道你的可爱程度。 森在电话里提出要求。我?我仔细想一下。  我是一个柿子脸、玉米牙、绿豆眼睛 看看八宝粥,就知道我了。 森一边听,一边夸张、快乐地惨叫:  呵,恭喜!我可难得喝上一次八宝粥。  

   森一直称呼我为 电话女人 。

  没有省略号。三百四十八个字,全文已结束。

  这是啥情况啊?我看得一头雾水,想了半头,才想起来:十一年前,我 开坑 准备写一篇苏森与离离稍带点忧郁色彩的 柏拉图 网恋故事,结果 这么多年,只剩下爬满蜘蛛网的大坑。

 

  他能够抗议的话,他一定会控告虐待-----因为他的不愿意行为,而我仍然强迫他在太阳下洗澡。只是,他是猫,所以他只好听我的摆布。我第一次感到快意,原来人都是喜欢暴力的。

早上的,我懒惰的不肯起床。有人推开我的门走进来---那是妈妈。她无声的笑了,因为猫正用奇怪的姿势睡觉。他柔软的身体像棉花糖似的黏在我脸上,蜷成拳头大。我无法呼吸,但坚决不肯睁开眼睛。

刷牙的时候,他也一本正经的在洗脸,用肉垫的爪子。很精神、很神气,接着都开始抓痒。我发现身上有被跳瘙咬过的痕迹,而他只顾的吵嚷如何饥饿。

  我开始检讨自己:如果不是过分的谦让他,怎么会沦落与跳瘙同伍?所以,清扫任务在中午的时候开始。水满满的,阳光火辣辣的,他的毛全浮起来。他惊恐的嚎叫着。我发现如果没有了毛,他比老鼠还小还丑。原来外包装可以如此的重要!落水的猫感到了自己的不安全,拼命的挣扎----他在最危险的时候,只相信自己。而人就很喜欢心寸侥幸,过分的依靠别人或希望出现奇迹。这点,我还是很欣赏猫类的动物的。

 

  扶额。为了写猫洗澡,竟铺垫了如此多的废话。想必那时,我的生活有点小寂寞,连猫都用人格称谓 他 呢。看文之后,记忆的闸门被打开。我想起许多年来养了无数只猫,豆豆、二五、小花、小黄、小白、咪咪。无一例外,它们下场都很悲惨,不是被人偷走,就是吃了耗子药。

  这只小白,我印象尤为深刻。他从一只小不点儿,成长为一只壮硕、俊美、聪明的男波斯,极其黏人。某日,我像往常那样拍拍膝盖,唤他: 小白! ,他也像往常那样,瞪着圆溜溜的鸳鸯眼 噌 的跳上来,摇着尾巴 喵喵 叫。只是这次,他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嘴巴发出一股腥臭味。 小白,你怎么了,内分泌失调么,嘴巴怎么这么臭? 我打趣他。小白一甩尾巴,不耐烦的跳下去,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亲热的往我怀里钻。

  五分钟后,他躺在地上打滚哀嚎。母亲说是小白肯定吃了被药死的死耗子。我赶紧把他放进塑料袋里(这时的小白疼疯了,会咬),骑着自行车火急火燎的赶到十几里外的一家家禽诊所。白大褂说: 这猫活不成了,放弃治疗吧。即便打针灌药,我也不能保证它不死。 看着奄奄一息的小白,二十几岁的我嚎啕起来: 打针很贵,我也要救;救不活,我也要救。 ------不试试,怎么知道救不活呢?白大褂给小白打了针、灌了药,终是无效。他还是凄惨的死去。

  写的时候,小白还只是个小耗子般大小的小猫吧。谁也未曾预料到竟是这样的结局。

 

我已经不知道开始去,生活流水一样的过去了。我却也已经忘记了曾经的生活。手指无力去抓住任何的东西-----这是我的幻觉。我觉得自己在大海里漂浮,黑暗悄悄的袭来。

 我怎么会躺在床上,我记得只是疲倦了,打个盹罢了。剧烈的咳簌让我不能平静。手臂竹竿一样的瘦,它们曾是那么的丰腴而白润。床头有一个镜子,我不愿意去看----里面总是出现一个白发的、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满眼的浑浊。

 

  现在再翻看《告别青春的记忆》,我觉得是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太太,正在用她那漏风得嘴唇唠唠叨叨许多意识流。不管别人爱听不爱听,听懂听不懂,她自言自语乐在其中。 我知道我会像自己描述的一样苍老下去,记不起任何的秘密。曾经芬芳的花朵是那么的美丽,她们总是开在记忆里。 是的,我一直知道。我的钢笔,我的手指,总是在空闲时去记录一些故事,讲述一些心情。

用这样一种方式告别青春。

 

  家有一狗。

  写上面话的时候,我知道在撒谎。因为这个事实只在昨天成立。阳光的余辉,照在我的身旁。我不知道有没有发烧,没有泪水,但我宣布:他已经走了。

那只狗走了。马克思的光辉在照射着他。他生在如此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两个共产党、两个团员的家里,他总是很满意的。我当牛做马还是把他养的瘦瘦的,可怜的他,昨天因患重病而与世长辞.呜呼哀哉。

我很难受的。

我觉得自己的语言支离破碎的,,思维混乱、表达呆滞、头晕脑胀 ...

  ------摘自《一只狗的追悼》

  我一直很喜欢猫狗,直到翻出这篇文章,笑到不可抑制。很难想象它出自于十年前我的手笔。这些带着俏皮的絮叨文字,十足 Z氏风格 。 但是,人不能与动物生活一辈子,却要找个男人。真得小心点! 正满心哀痛地哀悼一只狗,突然又跳脱到 找男人 身上,思维真不是一般得跳跃。(我又开始窃笑起来。)

我惊讶于自己以前凌乱的思维、唠叨的记录,却又感谢自己以前任性的心情、坚持的文字。

荀子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十余年,风雨磨砺,老骥涂鸦,我正渐渐成熟、慢慢进步。这也算对碌碌无为的青春的一种补偿吧。

  【陌 后语】:怎么说呢,倘若你仔细阅读这一篇文章,便会懂得,在这些支言碎语中,包裹的是一颗怀念的心。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骨关节炎可以补钙吗吃什么预防中风

陕西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香港活络油哪个牌子好
益母颗粒一盒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