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噩梦之渊 第六十八章 鼠潮 六

时间:2020-03-30 来源网站:长沙汽车网

噩梦之渊 第六十八章 鼠潮 六

面对发育不完全,略显瘦弱的鼠人,吕洋不敢有丝毫轻敌的想法。

冥冥之中,他感觉这只鼠人不像是鼠人,倒像是一座巨大的火山,热力沸腾,仿佛在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吞噬火神虚影之后,他就经常有这种感觉。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怎么在意,但是在与梦魇暴君战斗的时候,这种危险来临的预感让他躲避了很多次致命攻击,让他不得不正视这种感觉。

或许是巨鼠太弱了,吕洋在巨鼠身上没有任何感觉。但在这只没有发育完全的鼠人身上,吕洋却感受到了比梦魇暴君还恐怖的危机感!

炎烈恐爪在鼠人与吕洋之间悄悄构筑了一道防御。没有摸清楚鼠人底细,吕洋认为还是警惕一diǎn比较好。

鼠人晃了晃巨大的脑袋,从温暖的肉球里出来让它有些不适应。潜意识之中,它认为自己还不适合参战,它接下来的目的只是争取继续发育的时间。

他张开巨口,只见黑洞洞的巨口里,星星diǎndiǎn的紫色光芒静静闪烁。

其中一颗紫色星辰越来越亮,忽然化作一颗燃着紫色烈火的火球,朝三人迅速飞来。

鼠人可不懂得什么叫试探,更不懂什么叫隐忍,一照面就是全力以赴的攻击。

数不清的紫色火球从鼠人巨口之中爆射而出,拖着长长的尾焰,紧追第一颗火球呼啸而来。

吕洋的神色有些疲惫,十分艰难地操控着炎烈恐爪挡下这些火球。每挡下一颗火球,炎烈恐爪之上的火焰就暗淡一分,他的身躯就会无力地颤抖一下。

鼠人那双燃烧着紫炎的狭长眼睛,敏锐地注视着吕洋的一举一动。看到吕洋狼狈的样子,它被焰龙棘炸出肉球的郁闷,顷刻间烟消云散。

它的眼中出现了猫戏弄老鼠的神色,它要让吕洋受尽羞辱,无比憋屈地死去。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自己死去的同类们!

鼠人的嘴角出现了人性化的诡异笑容,巨大的头颅再次抬起,又一波紫色火球袭来。

洋洋得意的鼠人绝对想不到,它已经踏入了吕洋的陷阱。

几颗火球而已,吕洋完全挡得下来。被火球弄得手忙脚乱只是他为了恢复幻力而做出的假象,可笑鼠人还以为它掌控了一切,却不知道它正在被戏弄于股掌之间。

瞄了眼身后的杨兰和崔弘新,在自己躲闪攻击的同时,他们的幻力也在迅速恢复。偷偷朝后面比了个一切安好的手势,吕洋开始更加卖力的表演。

他就像一个走钢丝的新手一样,险情不断。好几次紫火擦着他的身体过去,只要他稍有疏忽,立马就会葬身火海。

这高超的演技让鼠人以为,下一秒它就能把吕洋化为灰烬。但每一次,吕洋都能险之又险地逃出生天。这让它有些烦躁,以至于忘掉了自己争取时间发育的初衷,一门心思地想用火球淹没吕洋。

直到二十多分钟之后,吕洋再次躲过夹杂着鼠人怒火的紫色火球时,这只鼠人眼眶内的紫色火焰忽然抖动了一下。

吕洋的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但他体内充沛的幻力却怎么也藏不住。鼠人终于发现,自己被骗了!

鼠人勃然大怒,蝼蚁一般的存在竟然胆敢挑衅自己的威严!

合上喷吐火球的巨嘴,鼠人后腿一蹬,炮弹一样射出,被它踩踏的地面上顿时布满了蛛一样的裂纹。

缠绕着紫火的锐利前爪伸出,它要将吕洋,拧成碎肉!

吕洋的嘴角弯了弯。他很清楚,鼠人迟早会发现它被骗。但他没想到,鼠人的反应竟然会激烈到这种程度。不过,自己的幻力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面对这只巨大的鼠人,丝毫不惧!

炎烈恐爪之上,火焰陡然爆发,为了欺骗巨鼠而伪装出的虚弱模样,顿时改变!

右手一握,赤色的火焰长枪乍现,周围的温度顿时升高几分。

吕洋身后,杨兰双手一抬,银白色光芒乍现,几颗子弹装入神圣裁罚。

再后面的崔弘新,手中两片碧绿树叶分别飞向两人,叶灵符凝心静神的作用,再次出现。

眨眼间,鼠人的巨爪已经挥了过来,吕洋挥动左手,炎烈恐爪悍然对撞。

轰的一声,紫色火星与赤色火星四溅!

吕洋脚下的地面顿时布满裂纹,但他的身形却稳如泰山,反观前冲加速的鼠人却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轻轻出了口气,吕洋身体表面,金黄色的火焰纹路缓缓消失。

黄金级梦印?纹炎神体!

吕洋的表情凝重无比,刚刚的那一记硬拼,看似是自己占了上风,但那是凭借着纹炎神体,还有相当多的幻力之后,才造成的。

这样的硬拼再来两次,他的幻力就会消耗一空。所以,绝对不能再跟鼠人有身体上的对抗。

抬头望向鼠人,吕洋这才发觉这只怪物真的很大,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还好自己及时把它揪了出来。要是有足够的时间发育,它的身高绝对会力压梦魇暴君一头!至于实力……没有发育完全就能如此强大,如果它发育完全了,吕洋甚至不敢想象它的实力会到哪种地步!

鼠人的身体微微前倾,粗壮的尾巴支在地上,以此来对抗炎烈恐爪的冲击力。它实在想不通吕洋那么渺xiǎo的躯体为什么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力量。

趁着鼠人身形尚未平衡,吕洋已经提着焰龙棘冲了过来!

鼠人还在犯迷糊,就感觉脚面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吕洋趁胜追击,一把将焰龙棘插在它的脚面上。但是它皮肤的韧性实在超过吕洋的想象,焰龙棘的枪尖只插入了几寸就再难寸进。

鼠人怒吼一声,巨大的爪子就往吕洋头上抓去。

“xiǎo心!”

看到这一幕的杨兰惊呼一声,吕洋却视而不见。

燃烧着紫色的巨爪在他眼中迅速放大,恐怖的风压扬起吕洋的头发,就在这时,另一支焰龙棘出现在吕洋手中。

巨爪拍在焰龙棘之上,吕洋的力气不足以破开它坚韧的皮肤,但鼠人的力量,足够了!

尖锐的惨叫响起,巨爪触电一样缩回,焰龙棘就像是一枚钉子扎在鼠人的爪子之上。

静脉曲张的保守治疗功能性消化不良调理绍兴癫痫病医院地址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小孩止咳药物
月经颜色发黑还少
藤黄健骨丸能治腰膝酸软吗